熱門文章

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印度 Kolkata の 仁愛之家義工須知

由住的地方(Park Street)走去仁愛之家大約20mins,但這短短的路程卻過得很慢長,實在有很多衝擊著心臟和眼球的畫面!這裡的路都「唔係路」,看似馬路的,不乏行人穿梭於長長的車龍之中;看似行人路的,卻滿有睡在路邊的人和隨地小便和洗澡的印度男人。在這種兩邊不是路之下,我選擇跟大隊:穿梭車龍之中,反正塞車得很,過馬路也是輕輕鬆鬆鄧梓峰。
路邊洗澡的印度男人
印度人做事一向頹風重和慢,但他們看似沒什麼耐性(東南亞國家都是這樣?),馬路上的車響安響個不停,明明大家都見到塞車到不行,明明都知道響安的作用為零,但都會你又響我又響,交響樂嗎?
寧願走上馬路⋯⋯
走在路上,只有我一個是華人的樣子,甚至是只有我一個是女性!印度的女人都足不出戶?也甚少見到餐廳裡有印度女人,難道她們就不用吃外面的飯?走過每個地方,因著膚色的不同,引來路上一個又一個印度男人的目光,其實真的有點怕怕。高大的我,站得直直的,想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勢,希望「唔打得都睇得」。

當走近Mother House,才開始見到印度人以外的人,相信大家都是去仁愛之家吧。果然被說中了,當中有個白皮膚的女人每見到非印度人都會問「are you going to do the registration?」,很神奇地大家都understood那是指仁愛之家的義工登記!這日有點特別,平日義工的登記時間為每星期一、三和五的下午三時,在Mother House再前行一段路的兒童之家,但今日不知為何改了在Mother House。所以那女人便一路上把所有非印度裔的外國人都撿到仁愛之家做登記,情境有點攪笑,有點像耶穌召喚十二門徒~撿著撿著,由兩三人的隊伍,頓時變成十多人!
沿途被撿回Mother House的外國人
仁愛之家在一條小巷裡,若不是有路牌,很容易無意中錯過了⋯⋯
小巷裡的入口
開放時間
在登記日去到仁愛之家,修女會聚集大家在堂內,然後根據語言(英、法、西班牙)分成不同的組別,介紹仁愛之家。原來仁愛之家不只是一個機構,還有很多分支,在Kolkata有五六所中心,主要照顧垂死者、幼兒、婦女、病重者,而我選擇了垂死之家。

修女介紹完之後,大家要決定想去哪一個中心進行服務。有些中心有特別的要求,例如婦女中心只接納女性義工,兒童中心偏好讓長待一個月以上的義工選擇⋯⋯
服務的日子長短不限,可以少至一日,多至以年計。

登記成為仁愛之家義工,需要帶備:
1. 護照
2. 筆

然後遵守以下要求:
1. 不能拍照,保護服務對象的私穩(服務一星期以上的義工,可在最後一天向修女申請拍照准許證,唯此證不適用於垂死之家)
2. 不能私下贈送禮物或金錢予服務對象,要公平對待每一位(如真的很想奉獻金錢,可以直接給負責的修女)
3. 不能穿著暴露,上衣必須有袖,褲必須及膝或更長


以上都是基本的尊重,不難做到。

修女會每人派發一張小紙條,在上面寫上個人資料,再等修女叫名。修女會逐一會見每位義工,問幾個簡單問題:
1. 你想去哪個中心做義工?
2. 你的職業是什麼?
然後修女會在義工證上寫上你的姓名、中心名字、登記證的有限時期,再由修女簽名作實。
我的義工證,Nirmal Hriday是垂死之家。
登記日都有很多人(三四十個),所以請預留一整個下午的時段辦理義工登記證。

如果錯過了登記日,也可以每日7am親自到仁愛之家,早禱會後,修女也會為當日沒有登記的義工簽發一張即日義工證。每日也有很多這類人來到仁愛之家,做一兩日的短期服務。

雖然不論去哪個中心進行服務,也沒有人查證你有沒有義工證,但我還是會做個登記,方便會方留個記錄,而我也留個紀念(義工證)。

每日早上7am左右,仁愛之家為前來的義工提供簡單的免費早餐:麵包、熱拉茶、香蕉(有時候),無限量供應。每天早上,你可以直接去到服務的中心,也可以去仁愛之家集合,但修女希望大家在最後1-2天都可以先回仁愛之家。

因為我住得近仁愛之家,所以每天早上也會回去集合。見到那裡每日都有40人以上,有新人有舊人;有已登記的,也有未登記的。大家在這裡認識新朋友,八成是歐美人,兩成是亞洲人。大家聚在這裡,在工作之先閒聊幾句,是個很愉快的相聚時光。人人都很自覺,有人會幫忙派發早餐,有人會幫忙清洗用過的杯。
每日早禱會前,會有免費早餐提供:麵包,拉茶
當修女出現時,大家都安靜下來,聽修女講解一些注意事項,還有詩歌。到最後,修女會邀請當天是last day的義工上前,走到大家的中間,然後由修女帶領大家一起唱歌(下面的錄音),多謝和歡送他們:

[We 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 x 3 from my heart] x 2

[We love you, love you, love you x 3 from my heart] x 2

[We miss you, miss you, miss you x 3 from my heart] x 2

歌詞很簡單,旋律很容易記住,每次唱起都很回味當中的感動,在那兒感受到愛,這是彼此間的凝聚力。

每次在站在仁愛之家,會想像幾十年前這裡是怎樣的情況,有種神奇的感覺:德蘭修女就在當中,與一眾終生奉獻在事工當中的修女,為最小的人服務。這群都是被背棄的生命(有殘障的小孩、垂死的老人、不受接納的婦女⋯⋯),因為修女無私的奉獻,讓他們在仁愛之家重獲尊重和愛。小學的時候看過德蘭修女的傳記,很記得當中有一句「讓人死得有尊嚴(let people die with dignity)」,那時候根本未明白何謂「尊嚴」,大概是種尊重,但到長大後,明白尊嚴對一個人之所以為人的重要性。很感激一眾修女的付出,她們願意獻上一生,離開熟識的家,單身來到貧窮的印度,服務弱勢社群。當中很多修女都是5年,或是10年才回一次家鄉。對於這種委身的貢獻,實在不簡單,也絕不輕鬆。

作為短期義工的我們,在這裡的付出,只是九牛一毛。每次與人分享我在仁愛之家的義工,不是為了炫耀什麼,也沒什麼好炫耀,只是衷心想讓大家知道,世界的另一邊還有一班人需要關心,以及有一班人不辭勞苦地默默付出。也許在功利社會當中,這些沒有回報的付出是一件很傻的事,但所謂的回報,又是否只會用金錢去量度?至於何謂快樂,何謂值得,又是否只有劃一的尺子標準?贏在起跑線又是否這麼的重要,難道人生只計輸贏而忽略過程的成長?眼看現今社會歪曲的價值,對錯當中的衡量標準,黑白之間灰色的模糊,卻換來嗟嘆一聲。

是我還停留在小時候的簡單,還是社會向來都是複雜?

以前細個既我志願多多  諗下呢樣果樣
唔洗識收科   唔洗人收貨   剩係知道每天都要開心咁過
到大個左唔記得左要開心過
果陣仲以為大個啲   高啲   天空就會近啲 
原來都係細個塊天空大啲」 
《我的志願》新青年理髮廳
德蘭修女
修女更講到這裡的對象對心靈上的關愛比肉體上的醫治更為需要,也許是因為來到垂死之家的,或多或少都臨近天國之路(with palliative care),醫療只能減輕其痛苦,但未能根治。反之,他們都是被遺棄的一群,比起肉體上的病,內心的難過和無助感應該更多。垂死之家的成立,是讓這班無家的人,在生命路上的最後一程,能夠die with dignity(死得有尊嚴),在一個被關懷,被愛,被尊重為人的環境下上天家。

在仁愛之家做義工不用是醫療界的人,也不要擔心自己什麼也不會,只要有顆願意付出的心,和不怕惡劣的工作環境,就可以登記做義工。你可以做幾天,也可以做幾個月以上。小小的事,對病人而言卻是大大的幫忙。

“In this life, we cannot do great thing, we can only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Mother Teresa.

也有中國的說法:
「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少而為之」 《三國志・蜀書・先主傳》

我在香港是個小小的護士學生,從前也有惘然的時候,認為自己這顆小薯仔不會做大事,也不會做很多的事,所以學生很常被指是drip stands(醫院裡吊鹽水的鐵柱架,意思是指站在一個地方不會做事,又阻礙大家的東西)。但老師曾對我們說,其實我們做的是patient care而不是task orientated care,我們是照顧一個病人,不是照料一個病症。小小的事也許看似微不足道,但對病人而言,這是他/她那刻最需要的幫助。小到可以是遞一杯水,一句簡單的問候,都make a difference。這個體會在垂死之家更深刻。

因為我們可以做到的,是最簡單,但卻很重要。

-----------------------------------
Instagram:atravellress
我在印度21天的生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mgBUw8vIdk

旅行時間:2015年8月18日-9月6日

Varanasi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