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德國 Munich の 人性的黑暗:Dachau 集中營

整段旅程最沉重的一天,參觀當年納粹德軍遺留下來的 Dachau(達豪)集中營,這是第一座,也是唯一一座完整地經歷了12年納粹時代的集中營,因此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 的建成和關閉象徵了希特拉納粹政權的崛起和瓦解。

" I want everyone to know that there were no nameless heros, that they were people, who had their own names, faces, longings and hopes, and that therefore the pain also of the last of them was no smaller than that of the first, whose name has been perserved." Julius Fucik, born 1903, executed by the Nazis in 1943.

「我要世人知道沒有所謂的無名英雄,這是一群有自己的名字、臉孔、渴望、與期盼的人們。最後一位踏入集中營的受害者,他的痛苦決不少於第一位來到此的」。
Julius Fucik,生於1903年,於1943年遭納粹軍處死。
Arbeit Macht Frei,勞動使人自由


1933年3月,希特拉納粹黨於德國慕尼黑建立第一座集中營,起初用來囚困異政人士、共產主義者、社會民主主義者、貿易工會主義者、部分保守黨和自由黨黨員,而第一批被送入Dachau集中營的猶太人是因為政見不同而後來的種族屠殺。及後愈來愈不同背景的人都被送入集中營,包括猶太人、同性戀者、吉普賽人(Gypsies, 沒有加入工會的)、耶和華見證會、傳教士。

1938年十一月爆發了「水晶之夜 Reichskristallnacht」事件,希特拉青年團、蓋世太保和黨衛軍襲擊在德國和奧地利的猶太人,超過 10,000 位猶太人被送往 Dachau 集中營,標誌著納粹黨對猶太族展開有組織的種族屠殺。

自1938年及後,納粹黨將集中營名單擴張至其他歐洲國家,包括奧地利、捷克、波蘭、挪威、比利時、荷蘭、法國等國家,總結而言大約囚困了起碼200,000位來自超過30個國家的人,令到當初的德國囚犯到後來變成集中營裡的少數者(Minority),多數者(Majority) 是來自波蘭和蘇聯的囚犯。


Reichskristallnacht/ The Night of Broken Glass 
(水晶之夜/碎玻璃之夜/十一月大迫害)

希特拉憎恨猶太人,於是有計劃地進行一系列的「反猶太族」行動,到最後索性推行種族大屠殺來血洗猶太族。

起初只是對猶太人進行諸多限制:
  1. 禁止德國人去猶太商店買東西,以削減猶太人營商收入
  2. 禁止猶太人從事公務員、醫生、司法等高級工作
  3. 禁止猶太人出入浴室、音樂廳和藝術館等公共場所
及後於1935年9月15日籍著於紐倫堡召開的納稅黨代表大會,進一步將反猶行動升級,希特拉於會上制定新律法,剝奪猶太人的公民權力,奪去猶太人的選擇和被選擇權,由「公民身分」降至「國家居民」,再新增幾項限制:
  1. 禁止德國人和猶太人通婚
  2. 禁止猶太人家庭僱用45歲以下的德國婦女
  3. 禁止猶太人使用德國國旗和象徵德國的顏色
制定諸多限制後仍心感不足,於是再將猶太人驅逐德國境外,把他們驅趕至波蘭。起初波蘭政府拒絕收容這批猶太人,但後來德國政府遊說之下才同意入境。其中一個被驅逐的波蘭猶太移民者對居於巴黎的親友陳述被驅逐期間的可怕經歷,於是親友代為向德國駐巴黎大使館的秘書求助,但秘書沒有幫助他,於是這位親友一怒之下向秘書連開三槍,秘書傷重不治。

希特拉見此為激起反猶良機,於是讓希特拉青年團等人喬裝成平民,於1938年11月9-10日凌晨走到街上發動反猶太人的示威,針對性地破壞猶太人的住宅、商店、教堂等建設,被打破的窗戶於月光照射下有如水晶般發光,因此此事件被諷刺地命名為「水晶之夜 The Night of Broken Glass」。

另一個諷刺的地方是,1938年11月9日的「水晶之夜」標誌著納粹德軍反猶太族行動的開始,然而51年後的1989年,柏林圍牆竟於同日(11月9日)倒下。11月9日,是猶太人淪入黑暗時代和重見光明的一日。

也許基於「水晶之夜」的羞恥,即使柏林圍牆於11月9日倒下,但德國統一紀念日卻定於10月3日。


前往 Dachau 集中營的方法

搭 S2(前往 Pertershausen/ Altomunster 方向)到 Dachau 站,出站後往巴士站走,找 726 號巴士(往 Saubachsiedlung 方向),在 KZ-Gedenkstatte 站下車(其實跟著人群下車也應該沒錯,因為上這車的人大多都是去 Dachau 集中營)。

開放時間:9am - 5pm
門票:免費
726 巴士站,車站指示牌也有寫到 Concentration Camp Memorial Site,就不怕上錯方向
726 巴士
巴士內部,挺舒服的座位。
對於這種兩個車卡的巴士,每日轉彎時都驚歎司機的駕駛能力,兩卡順利通過每條路而後車卡不會撞到任何東西
於 KZ-Gedenkstatte 站下車


一落車就會見到一個灰色的鐵板和空曠的入口處,光是入口已經開始籠罩著沉重的氣氛。走近一點細看灰板子上的字,寫著:

" Dachau-The significance of this name will never be erased from Germany history. It stands for all concentration camps which the Nazis established in their territory."

「Dachau 這個名字的重要性將永不會從德國歷史中被刪去,它象徵了納粹政權所統治的版圖中所有的集中營。」

因為 Dachau 集中營是唯一一座被納粹黨長治十二年的政治勞動營,也成為了接下來建造其他集中營的範本。Dachau 集中營於1933-1945年間囚困了超過20萬人,當中2/3為政治犯和1/3 猶太人,到閉營時的統計錄得超過4萬人死於營裡,臨終前仍得不到大門上刻著所謂勞動帶來的「自由」。

直到1945年4月,美軍接受納粹德軍的投降後,釋放三萬多名被收入Dachau集中營裡的受害者,不知應否說這三萬多人是幸運還是不幸的人,幸運是他們終於重見天日,不幸是他們本來就不應該被捉入集中營。從這批被釋放的人口中,世人才得以揭開納粹軍的糖衣包裝,窺視他們糖衣底下的恐怖毒藥。
一落車就會見到這個標誌
用德文和英文寫出的開放時間、免費門票、裡面有什麼區域
穿過一大片空地,帶著沉重的心情準備認識這段黑暗的歷史。

為了更清楚了解當年的歷史,大家可以租借 Audioguide(有中文可選)。而我們沒有租借,因為在德國留學的友人LY正是在讀德國的歷史,她就是我們的導遊,以下很多資訊都由她提供!(LY is so adorable,無限心心眼)
在進入集中營前要經過這空曠而漫長的路,一步一沉寂
在進入集中營的大門前,在入口前方見到鐵軌的遺跡,原來在集中營建立之初,所有被捉的政治犯和猶太人都是用腳行入去,但後者被捉的人數日漸暴升,步行的方法太慢和不合乎經濟原則,所以索性在集中營門前建立鐵路路軌,將受害人當成貨物般一批批從不同地區運送過來(前幾篇有提到的 S-Bahn Anhalter Bahnhof 也是其中一個運送點)。
用來運送「犯人」的火車路軌
更諷刺的是集中營的鐵鑄大門上刻著「Arbeit Macht Frei」,中文的意思為「勞動使人自由」,用來欺騙被送進來的人這裡只是個勞動營,努力勞動會為他們再次帶來自由,但事實上這裡是把大家「勞動至死」的集中營,裡面嘗盡不同的折磨和人體實驗,甚至種族清洗的人體焚化爐和毒氣室。
這裡刻著的「自由」,到底是從外面看入去?還是從裡面向外看?
這也許是當年建營者的黑色「幽默」
推開鐵門走入集中營的範圍,眼前的空曠場地就是當年用來點名的 Roll call square,早晚各點算一次,就算是當日被折磨至死的人的屍體也要被拖到這裡進行點算,以確保人數正確。連屍體都不能免於點算,還被拖到眾人面前,這不但將人性尊嚴眨到最底,還非常殘酷地向活生生的眾人施以精神上的折磨。肉體折磨固然難受,但精神折磨更令人生不如死。

由於人數眾多,點名的過程動輒幾小時,有時還特意拖長,任由「犯人」在烈日或暴雨下罰企數天。如果過程當中有人不支倒地,是活是亡就看個人命數,在旁沒有任何一人敢上前協助,因為協助的後果可以是死亡。
Roll call square
無論是烈日還是暴雨,點名環節風雨不改⋯⋯
營裡樹立很多印有德、英兩文的展示牌 
Bunker for the special prisoners
特別囚犯的禁閉房

然後走到「禁閉房」,這裡用來囚困「重要」一點的人,包括政治犯,並一對一地進行各類的拷問工程。

Special Prisoners

由1941起,這些所謂的「特別囚犯」都會幽禁於這些地堡裡,主要是批評納粹主義的評論者(德國及境外),包括政治家、軍人、神職人員。

而這裡顯然比「普通囚犯」所在的環境有較好的設備和待遇,他們都不用工作,也不會被肉體折磨,可以有足夠的食物,甚至可以和營外的家人保持聯絡。
Special Prisoners

其中一個著名的「特別囚犯」:Georg Elser

1939年11月8日,身為工匠的 Georg Elser 嘗試用炸彈行刺希特拉,在慕尼黑的Bürgerbräukeller 啤酒館的演講台後方設置定時炸彈,計劃炸死屆時在此發表一年一度的啤酒館政變紀念演說的希特拉。可惜壞人總是有用不盡的運氣,當日希特拉為了趕上特別班次的車而臨時改變行程,提早結束了演講,並於爆炸前13分鐘離開了啤酒館。是次爆炸不但傷不到希特拉,還奪走了8條無辜的生命。

至於為什麼發現到 Georg Elser 就是刺客?!就在Georg 準備偷渡入瑞士之際,好帶不帶卻帶上了市民酒窖的明信片,引來海關的懷念,於是將他押送至慕尼黑,並交到當地秘密警察手上。最後就被送到 Dachau 集中營裡的 Bunker for special prisoners,進行一連串的嚴刑拷問,最終於 1945年4月9日於營中被處決。
其中一個著名的「特別囚犯」:Georg Elser,曾嘗試刺殺希特拉但失敗被捕
從外面看,這些禁閉房與普通建築無大異,不被外界輕易發現
窗戶都裝有防止跳窗逃走而組成網狀的鐵柱
走入去就是一個長長的走廊,兩邊設有一式一樣的獨立房間
每間房門只有一個小小的鐵柵,讓走廊的人窺視裡面
還有牢牢緊閉的門鎖


為何會知道這裡用來囚犯比較「重要」的人?
相比起其他塞在多人房的「犯人」,這裡是獨立房間,而且裡面竟然有暖氣!
外面的陽光曬不進來,就算裝有燈,但微弱的燈光也令這裡的氣氛顯得格外陰森恐怖


每隔一段距離就有鐵網相隔,多重關卡增加逃走困難。
看不到盡頭的走廊,無比陰沉的可怕
裡面還有醫學實驗室,在「犯人」身上進行不同的人體實驗
1944年11月,其中一個「特別囚犯」Dr Lothar Rohde的太太就被囚於此,是其中一個對「特別囚犯」的逼供方法,是不會傷害他們,但會傷害他們所重視的人,非常殘忍的人性
"Four months in the Bunker,
Four months detention in darkness,
Four months with hot food only every fourth day!
Time crawls by, I only count every fourth day,
and I am amazed when the food comes and wakes my up.
I am in a state of trance."
Erwin Gostner, July 1938.

難以想像當時無止境的不見天日時光,當生命只剩下倒數,這種一秒一秒邁向死亡的未知確實比直接殺掉而來得更可怕。
四個月又四個月又四個月,無盡的四個月,無盡輪迴的日子直至死亡

「繞在電網上的焦黑屍體」雕塑

走出禁閉房,來到正中央的位置發現有個由多個瘦得只剩下骨頭的人體扭曲而成的雕塑,原來這紀念碑想表達的是「繞在電網上的焦黑屍體」,用來紀念那些受不了納粹黨折磨的囚犯,既然無法逃出集中營的大門,面對終歸一死但卻不知何日死期,倒不如為自己的生命留下最後一點尊嚴,便奔向鐵絲網被電死,總好過繼續被肉體和精神折磨。

如果你是當時的「犯人」,你又會怎樣選擇?

苟且偷生,忍辱負重地等到被釋放的一天?
寧可玉碎,不為瓦存,痛快地自我了結生命?

繼續活下去的勇氣絕對不少於選擇自殺的勇氣,可想而知當年的「囚犯」每日面對著多大的精神壓力,思緒無數次地游走於「存與亡」之間,這些無止境的精神拉鋸戰實在可怕得令人發抖。
紀念碑底下放了些鮮花來悼念
這就是集中營的 邊境
除了設有電網,還有瞭望台,裡而站著士兵監視四周,若發現有人企圖逃走就會被即場射殺⋯⋯
當年不知多少人死於電網底下
城裡的你,又會選擇如果面對這樣的人生?

博物館

博物館裡罷放了多項紀錄,包括相片、文字、實物⋯⋯

來到這裡真的不得不佩服德國人的認真和勇氣,竟然毫不掩飾這場歷史上非常黑暗的時代,反而事後認真地搜刮資料,去揭開更多當年黑幕背後的殘酷事件,再將資料分類和分析,有條理地用文字和相片紀錄下來,用來驚惕後世人別讓歷史重複。

這種願意面對過去的勇氣絕對不是人人都做到,特別是連國家都難得地持著開放的態度來正視歷史,不像得⋯⋯你懂的。這大概是德國人的文字狂和認真性格,挺乎合一直以來大家對德國的刻板印象。
因為裡面有不少嚇人的真實相片(eg:屍體),以及揭露更多恐怖的人性,所以 12歲以下小童不可內進。
當年納粹黨在德國多處建立的集中營,至今只有少數被保留下來,而 Dachau 更是唯一一座在整整12年間的納粹統治下持續使用的集中營
時間線簡述當中重要事件
1942年,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
希特拉決定對猶太人進行大規範的種族屠殺

為何希特拉如此討厭猶太人?

早在1920's年代,善於經商及頭腦聰明的猶太人在德國社會上(特別是經濟)佔有一定的影響力,光是這一點就令(日耳曼)種族優越主義的希特拉不滿,他亦曾於自傳《我的奮鬥》中提及「德意志的偉大祖先,一手拿劍,一手扶犁,從其他的文化上低等的民族裡爭取土地和生存空間。所以體能上不適的人便沒有生存的價值,日耳曼的血液必須是純淨的,世界史是做為征服者的少數民族歷史,而那個少數民族只有一個⋯⋯(ie:日耳曼)」。

一)種族優越論:猶太族是低等民族

這說明了希特拉認為一個高級的民族應該要擁有很多歷史和強的國力,而猶太族雖有長歷史但卻沒有統一而強大的國家,雖曾建國(猶太國),但很快被羅馬帝國攻至亡國,以致後來成為顛沛流離的民族,遊走於不同的歐洲國家,靠經商為生。

而希特拉為了鞏固納粹黨的支持度,便主張種族優越論,大力宣傳民族主義,日耳曼民族以外的都是沒有價值的低等種族,沒有生存的價值,必須將沒有價值的都刪除。

二)猶太人踏在德國人的頭上富起來

先天的資質加後天的環境逼迫,善於經商的猶太人往往成為當地的富豪,加上作為外來民族又不用參戰,所以一般都過著比當地人更好的生活,也擁有完整的家庭,所以令到希特拉認為猶太人的富起的手段是從歐洲人的口袋裡「偷錢」。然而猶太人的富裕生活向來引來不少歐洲人的眼紅,可見猶太人在歐洲史裡是經常被屠殺的對象。

三)猶太人是異教徒

早在羅馬帝國時代,人人都信奉天主教,但猶太人一直相信真正的以賽亞(耶和華拯救)還沒到,所以他們不相信所謂的「天主」和「耶穌」。因此跟據聖經記載,猶太人的長老和其他猶太人要求殺死耶穌,因為他們不相信耶穌就是真正的以賽亞,逼迫地區官員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希特拉乘機向民族宣傳這段聖經歷史,將耶穌的死亡歸究於猶太人。

四)希特拉的個人復仇計劃

歷史學家分析希特拉的人格出現問題,是一位偏執狂/狂躁症,有強迫症和性格分裂等症狀(這可能是近親通婚而出現的基因問題,因為希特拉是由其父和侄女所生),所以從小就不合群,令到同學和老師都討厭他,甚至打罵他,這些欺負他的人當中少不了猶太人。另外有傳希特拉年輕時曾被猶太人搶走情人,所以他從小到大的經歷令他愈來愈憎恨猶太人,於是當有權有勢時就推行個人復仇計劃。
當年 Dachau 集中營的設計還原模型
一堆堆被推進集中營的迷失面孔



Barracks 普通囚犯的居住空間

穿過兩排樹林去過去就是棚式營房(Barracks),這裡就是普通囚犯住的地方,當年 Dachau 共有 32 座 Barracks,現今只保留了最外面的兩座。

每座小小的棚營於初期是設計給200人,但後期愈捉愈多囚犯時卻暴增至1700人/Barrack,面對空間和糧食不足的問題,可想而知當中的環境有多惡劣,所以就算是大胖子入到去,最終必定變成皮包骨的人乾。
保留下來的兩座 Barracks
起初床與床之間仍有小木板來分間床位
到後來更多囚犯時,為了在有限的空間塞入最多的人,索性拆除床與床之間的小木板
從這個窗子望出去,只望到另一座 Barrack,是不見天日的日子
當年拆卸其他 Barracks 前拍下的相片
現在其餘 30 座的 Barracks 已變成了猶如墓地的長方形
雖正名不是墓地,但實際上說是墓地也不為有錯,當年這裡確實有不少人死於這裡
由 Roll Call Square 回到 Barracks 的實際距離雖不說得上很遠,但心理距離卻比登天更遠,甚至是由生到死的距離,每日步出 Barracks 的人都不知道日落後還有沒有命回到棚營裡。

紀念堂:新教、舊教、猶太教

納粹黨瓦解後,Barracks 的盡頭新建了三棟建築物,分別是新教、舊教和猶太教的紀念堂,用來悼念於 Dachau 死去的人。
舊教(天主教)紀念堂
新教紀念堂


猶太教紀念堂(圖片取於Google)

焚屍爐 與 毒氣室

能夠「離開」集中營的只有屍體,不是被電網電死,就是被暸望台上的士兵射殺,更大部分的是被帶到毒氣室短時間內毒死,然後拖至旁邊的焚屍爐直接燒掉。

諷刺地說句這是「一條龍」的安排,快捷省時又無需擔心屍體的存放問題,可見當時的納粹軍是多麼的冷血殘酷,殺人不眨眼,視人命之卑賤的行為令人不寒而慄。
位於電網後面的焚屍爐
希特拉於1942年公佈「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解決猶太人問題的最後方案)」後,更發了狂似的「明光正大」地徹底消滅德國境內及德佔領區內的猶太人。此時已被捉入集中營的猶太人自然成為第一個執行的重點,不過變態的希特拉認為不論是槍殺還是活埋都不夠效率,費時又費人力物力。最後黨裡有人提出使用「毒氣室」(不知是日本仿效德國,還是德國仿效日本?),由於效果非常顯著,連推出此方案的納粹軍事將領希娒萊也自豪地說「這是我見過最完美的殺人工具」,多麼失去人性的變態說話。

有種說法是納粹德軍美化毒氣室的功用,向囚犯訛稱是Bathroom,一批批帶到裡面的等候室,人人脫光光後再走入設計成澡堂的毒氣室,天花板裝有釋放毒氣的「花灑」。當澡堂大門關上後,再沒有人可以活著出來⋯⋯
毒氣室,把囚犯以洗澡的名義騙到這裡,「花灑」放出來的不是水,而是毒氣⋯⋯
更冷血的設計是毒氣室的隔壁就是焚屍爐,每批瞬間被毒死的人,其屍體就直接搬到焚屍爐燒掉,迅速的「一條龍」殺人安排有效率到很可怕。

但後來需要焚化的屍體愈來愈多,多到納粹黨沒有足夠的燃料來焚屍,所以在美軍佔領集中營後發現了焚屍爐裡竟然仍有未完全燃燒的屍體⋯⋯

當時外界仍有人不知是自欺欺人,還是真心相信納粹軍口中的勞動營只是個工作的地方,便索性向大眾展示這個焚屍爐的存在,以及裡面數不盡的屍體、骸骨灰燼。

再美麗的謊言總有被揭穿的一天,就算毒品用多華麗的糖衣包裹著,裡面的東西還是有毒。
焚屍爐
到德國正式投降前,盟軍保守估計遭受屠殺的猶太人應該超過 600 萬,仍未計算「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oin」公佈前已被殺害的猶太人⋯⋯

可憐的猶太人,在歐洲史上不停重演被屠殺的角色。若沒被屠殺,如此聰明優越的民族應該早已富可敵國,也許上天不小心對猶太人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
剛好這日隨著我們身後的有一批日本學生團,不知道他們以怎樣的心情來看這場屠殺?


資料來源:

  1. 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 Website: http://www.jaxmilitarymuseum.org/prisoners.html
  2. BaiDu 水晶之夜:https://baike.baidu.com/item/%E6%B0%B4%E6%99%B6%E4%B9%8B%E5%A4%9C
  3. 希特拉為何非跟猶太人過不去?因猶太人錢太多? https://kknews.cc/history/5543l.html
  4. 壹讀:解密希特勒為什麼要殺猶太人的原因:https://read01.com/z0NRL3.html
  5. 為何德國人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要殺害猶太人?http://heidiliao.pixnet.net/blog/post/27601383-%E3%80%90%E6%AD%B7%E5%8F%B2%E3%80%91%E7%82%BA%E4%BD%95%E5%BE%B7%E5%9C%8B%E4%BA%BA%E5%9C%A8%E4%BA%8C%E6%AC%A1%E4%B8%96%E7%95%8C%E5%A4%A7%E6%88%B0%E6%99%82%E8%A6%81%E6%AE%BA%E5%AE%B3


旅行小短片-醉德



-----------------------------------
Instagram:atravellress
Blog首頁:http://agnesiupw.blogspot.hk/

旅行時間:2017年3月5-19日(14日)
旅行地點:德國、捷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